您的位置:首页 > 人物导读
洛夫:物质时代仍需要诗歌

  诗人洛夫和余光中因同年出生,在台湾,大家称他俩为“文坛双星”。因诗作《魔歌》盛传,被誉为“诗魔”,更因长诗《漂木》获诺贝尔文学奖提名,而名声大噪。昨天下午,86岁的洛夫先生,在南京先锋书店参加由江苏文艺出版社出版的《洛夫诗全集》首发式暨读者见面会间隙,接受了扬子晚报记者专访。洛夫说,今天是一个物质的时代,但又是一个需要诗歌的时代。他坚信,好的诗作肯定不会被淹没。

  1949年7月,洛夫离乡去台,匆忙中行囊里也不忘带上艾青和冯至的诗集,他的诗歌,少不了乡愁,比如《边界望乡》。《洛夫诗全集》分上下两册,收录了他60多年千余首诗歌,其中除了早期现代主义代表作《石室之死亡》以及《因为风的缘故》《边界望乡》等名篇外,那首轰动华文世界的3200多行的长诗《漂木》也在其中。2001年,《漂木》获得诺贝尔文学奖提名,洛夫说这是他积压心中半个世纪的作品。对于提名,洛夫看得很淡,“不会写进我的年谱里,对我来说,没得奖,就没有意义。”不过,洛夫告诉记者,为写这首诗,1996年定居加拿大后,曾封闭自己一年多,专心在书房“雪斋”创作,“开始只是想写个人的海外漂泊,后来扩容成海外中华儿女漂泊的生活和孤寂的内心世界。”洛夫形容,凡是太阳照射到的地方,那里一定有落脚的华人,“数千万华人都是这样漂啊漂,但根始终在中华。 ”

  谈起当下,洛夫也感叹,“物质欲求高涨,精神需求萎缩,令人忧心。”他说现在年轻人不读徐志摩的诗,能理解,“因为现在的年轻人比我们那时聪明多了。”虽然如此,但他坚信,今天仍然是一个需要诗歌的时代。诗意地活着不但是诗人的理想,也是民族提升境界的因素。

  洛夫觉得,如今读诗的人越来越少是正常现象,他反倒对一些年轻诗人把诗歌大众化不以为然,“诗歌像流行歌曲一样大众化,品质肯定好不到哪里去。”他认为,新诗危机在于诗歌语言的无味、无趣,打油诗、口水诗流行。但他高兴地看到,南京有许多诗人在为诗歌提升默默地做着努力,更有《扬子江诗刊》这么好的阵地,而他自己,也同样是“无怨无悔,数十年如一日”。对于诗歌发展前景,洛夫持乐观态度,他说,多元化时代,以及网络诗歌的出现,诗歌发展更有无限的空间。他还强调,“诗歌是历史的见证人,文化的创造者。我相信,好的诗歌肯定不会被淹没,我对此寄予厚望。”

首页  |  关于我们  |  投稿声明  |  版权经纪  |  联系我们
地址:南京市中央路165号凤凰广场C座   邮编:210009   电话:025-83280229   E-mail:fenghuangwenyi@163.com
ICP备案号:苏ICP备0811104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