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媒体关注
虹影:小说是骨肉,诗歌是灵魂
2014-04-09 20:55:52  来源:山东商报  作者:张晓媛
分享到:

 

 

        虹影,中国后朦胧诗的重要代表人物、著名女性主义作家,生于大饥荒年代重庆长江南岸贫民窟。代表作有长篇自传体小说《饥饿的女儿》和《好儿女花》、诗集《鱼都会鱼歌唱》等。她的诗1991年获英国华人诗歌一等奖、1992年台湾联合报新诗一等奖、1994年台湾《创世纪》诗歌奖。《饥饿的女儿》1997年获台湾《联合报》读书人最佳书奖,入选台湾青少年自选教材;2008年又被美国 University of Illinois大学评为年度书。《K——英国情人》2005年获意大利“罗马文学奖”。2009年被重庆市民选为重庆城市形象推广大使。​

 

  美丽的歌者(记者手记)​

 

  几次采访虹影,最大的感觉是“美丽”与“靠谱”。看着微博上她分享的美食、美图,从衣服到妆容无一不精致洒脱,感觉到的是对生活浓浓的爱意。她不喜欢别人未经同意,直接到网上去摘照片。所以每次发表她的访谈我会特意加上一句:“请给我一张和上次不同的美美的半身照。”她会主动委托出版社寄来新书分享,尽管当时她正在忙于创作新小说。​

 

  看她的行程,是国内国外到处飞,每次都是见缝插针式的采访,因为很难知道后几天她会以怎样的时差生活。但是约定的受访时间,她只要答应,必然会守时。​

  

        她以隐居的生活方式,像个僧侣的作息时间来写作,以一部部作品来证明:“我是一个你们无法忽视的优秀作家。”​

 

  一年前,采访过虹影的先生亚当·威廉姆斯。他的中文名字是韦蔼德,是小说家,也是商人,旅行探险家。他出身香港洋行大班、香港赛马会会长之家,少年时期生长在日本,后来回英国,在牛津大学英国文学毕业,在香港台湾学修中文。现任有170年历史的英国怡和洋行Jardine Matheson(中国)有限公司首席代表。二十多年来在北京工作生活,为家族中第四代在中国生活工作的人。他说最初吸引自己的是虹影亮亮的眼睛和她的善良的笑。“可是事实上她是一个世界上最好的作家,是一个特别好的厨师,还是一个世界上最好的母亲。所有这些,是事后发现的,是一个额外的奖。”​

 

  这一次的新作《我也叫萨朗波》中,除了虹影自2007——2013年间创作的新诗“非法孩子”一章外,还追溯性收录了以往每个时期的一些代表作,以及附录辑“非法孩子”的英译诗稿,由澳大利亚汉学家Mabel lee翻译。此外还收进虹影在国外期间所拍摄的一些摄影作品、家庭剪影及自拍像。“看着女儿,想着母亲,我是一个夹在生与死之间的人,太多的空白跨过时间与悲伤袭击我,小说不能填充心里的空白,只有诗,大多诗写于这期间,未给杂志或报纸,这次直接出版成书。”虹影说。她笔下的那些句子,写得貌似波澜不惊,可那些不单纯局限于女性主义的表述,会深深击中读者。正如著名学者、评论家止庵所说,“中国新诗这些年来从西方真学了不少东西,但好像惟独超现实主义这一派一向没有真正东方传人,这多少是个遗憾。虹影正好弥补了这一点。”

 

        一、关于诗集​

 

  这个时代比以往任何一个时代都需要一个真正的诗人,诗言志,言出人性的心音,会在人冰冻的心里破冰,而产生回响。​

  记者:您被誉为“中国后朦胧诗的重要代表人物”,什么是后朦胧诗?您对这个评价认同吗?​

 

  虹影:朦胧诗潮诞生于文革前后,朦胧诗人大都经历过文革派仗及插队、待业种种辛酸,对未来的苦闷与彷徨、对前途的期待和没有把握,而且在风格上一反之前传统诗歌的歌功颂德,相比1949年到1980年的官样诗歌,晦涩难懂,实则倾向于意象,表达个人的情感和痛苦。​

 

  后朦胧诗人中绝大多数出生于上世纪50年代末60年代初,作为那个历史阶段不可或缺的目击者,相对于那段给北岛、舒婷制造了无数心灵灾难的岁月而言,这批诗人身居边缘。生长在十年文革动乱,使他们更漠视权威和传统,他们吸收朦胧诗的营养,在风格上更讲究,更具有个性和多变,在艺术上更有追求。我生在上世纪六十年代,一开始就以诗人身份进行创作。如果要归类,恐怕得属于后朦胧诗派。​

 

  记者:诗是您的魂,小说是您的骨肉?​

 

        虹影:不管我写了多少本小说,我本质上是一个诗人,我的小说里都有诗性,只是我采取的表达方式不同,诗是以意象来表达,小说是以故事来表达。我的母亲其实也是一个诗人,才过清明,记得母亲说:清明雨霏霏,男人走,女人扶。多生动啊,女人一直是男人的坚持支柱。母亲给了我这种诗人的天性。像我在怀念她的长篇《好儿女花》的开始所言,因为母亲不在了,我要怀揣利刃面对这个世界。我的母亲身上就有很多暴烈的东西,她这一生就是不肯对命运低头,当年怀我的时候,在到底要和不要之间,她还是决定要,你想,当时是1962年,她和丈夫之外的男人怀了这么一个孩子,还要生下不合法的我,要面临多大的压力,当时很多可怕的字眼都用到了她的身上,人们要她置于深渊之下,要她活也活不成,死也死不了,但是,她承受住这一切,用整个生命去对抗,用活下去来对抗。母亲是有这种魂这种骨肉的母亲,才能成就我这样的女儿。​

 

        记者:在当今时代,做一个有勇气的诗人有多困难?​

 

  虹影:生存。诗人难生存,没有听者,不能出版,不能畅销,更难养活自己和家人。好在我喜欢伤害这个词,伤害会让我重新审视自己的生活,没有比做一个诗人更让自己变得无所畏惧。这个时代比以往任何一个时代都需要一个真正的诗人,诗言志,言出人性的心音,会在人冰冻的心里破冰,而产生回响。​

 

  记者:“我们姐妹死前都把美丽的嘴张开吐出一个个男人”,这句诗很有震撼力。这首诗的灵感是源于自身经历吗?​

 

  虹影:我的每一首诗都是自传,这首诗当然是写我自己的生活,写我的姐姐们的前生后世,我们女人与男人一起组成这个世界,可为什么男人总是主体,我们是附属和弱势。​

 

  记者:推出《我也叫萨朗波》是对自己过去时光的怀念?​

 

  虹影:不全然是这样。我喜欢叫边缘写作。我执著地写边缘人物。​我不会从边缘走向中心,因为到了那儿,就无回头路可走了。因为我能呼吸到那儿的气息,听懂那儿的人的声音。他们很微小,很无辜,凭着直觉,不遵循世俗和传统地生活。边缘人性,都有点扭曲,不太常人化,多易受伤,敏感,性格都有些过份直拗。

 

        ​毛尖说到我这本诗,是一个女人与一个国家的关系,“这个以洛可可风格浮现在人间的虹影,其实只是她的面纱,犹如山鲁佐德的故事,活命只是其最小的功能。一千零一个故事,救下的不仅是山鲁佐德自己,以及这个国家的无数少女,更重要的是,它们改变了操纵这个国家命运的山努亚。这个,才是山鲁佐德的最大功能。以爱的格式,天方夜谭本质上讲述的是一个女人和一个国家的关系。而我,把虹影的诗集《我也叫萨朗波》 看成,‘我也叫山鲁佐德’”。​

 

        真的,对这个世界和大得不能再大的国家,我惧怕。我把所有的感受写成诗,也写成了小说,有时我觉得我好轻,轻得可以飘起来。真的喜欢那种时刻。

 

        二、关于女性​

 

  我喜欢自己,若不是深恋自己,这生命也就枯萎了。必须爱自己,这也是对给我生命的人的尊敬和爱。​

  记者:几次采访您,每次都有新的宣传照,包括微博上的照片也打扮精致,您对自己的外表的注重也体现了对生活和美的尊重?​

 

  虹影:我自己喜欢摄影,可是没有太喜欢的照片,有时自己能拍自己,或许有几张好照片。我喜欢自己,是因为少有人喜欢我,尤其是早年,若不是深恋自己,这生命也就枯萎了。但我不能,我必须爱自己,这也是对给我生命的人的尊敬和爱。我母亲去世了,我没有一天不想她,这本诗里好多诗献给她。​

 

  记者:以往的作品中也都体现出对女儿和美食的爱,这二者在您的生活中是怎样的位置?​

 

  虹影:如同空气和水。​

 

  记者:又要照顾家庭做美食,又要写作,还要周游世界,日常的一天是怎样度过的?​

 

  虹影:每天以照顾女儿和丈夫的起居为主,我是一个准家庭主妇,写作的时间是见缝插针。上午写作,下午处理杂事,四点孩子放学,便没有自己的时间,要陪她做作业,要给她做饭,照顾她洗澡上床读故事,直到她入睡为止。以前没孩子是一年一本新书,现在是三年四年一本,可是没有比与孩子一起成长更快乐的事了。少写几本书没有什么,如果错失孩子的每一个成长点,那日后孩子长大离开身边,回想起来会遗憾。​

 

  记者:您此前来过山大演讲,上次来济南是什么时候?对这里的人文印象如何?​

 

  虹影:差不多十年前吧,记不得讲什么内容了,只记得学生们看过我的书,对我很欢迎,非常感动。去年爬泰山,路过济南,还是喜欢这个城市,下次去时希望更多了解一些这个城市。​

 

  记者:网上和您聊天时得知您最近在专心写新小说,这是个怎样的故事?​

 

  虹影:正在写一个大人孩子都可以读的书,写了四年了。去年年底写了一个幻想小说《奥当女孩》,写了一艘沉没百年的法国军舰,一座耸立在重庆长江南岸神秘的法国水师兵营的白色城堡,出身贫苦的男孩被领进一个繁华的奇境——奥当兵营,那里是天堂一样的生活:神秘的法国军舰、洋水兵,梦一样的忧伤女孩,她的美丽的姐姐媚娘与大副求而不得的爱情,一切都那么新奇……只是,奥当兵营半天,外界已是半年,男孩的世界已非同从前,悲剧降临,最后他是承受这一切,还是努力去改变,等这本书夏天出版时,你便知道了答案。(责任编辑:张雯)

分享到:
首页  |  关于我们  |  投稿声明  |  版权经纪  |  联系我们
地址:南京市中央路165号凤凰广场C座   邮编: 210009   电话:025-83280229   E-mail:fenghuangwenyi@163.com
ICP备案号:苏ICP备0811104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