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媒体关注
有空跟爱因斯坦聊聊天
2013-12-17 10:01:20  来源:半岛都市报  作者:王法艳
分享到:

        日前,周有光的晚年随笔集《晚年所思2》由江苏文艺出版社出版,生于1906年的周有光是著名的语言学家、文字学家、经济学家,曾参加并主持拟定1958年公布的《汉语拼音方案》,如今周有光已不能四处活动,就在家里面,“我的世界小得不得了,半张小桌子,半间小屋子”。而回忆起过往岁月中经历的种种人和事,他却都历历在目恍如昨日:爱因斯坦闲得不得了,爱主动找人跟他聊天;老舍喜欢讲关于乌龟的故事;当老师的沈从文给学生张兆和写情书,被告发到了校长胡适那里。


        名人旧事:“沈从文追妻脸皮厚”


         继去年出版《晚年所思》后,周有光今年继续出版《晚年所思2》,与以往学者的回忆录相比,在这本书中周有光更侧重于对自己经历的人和事的记叙,充满生活化的气息。他在美国时 ,与爱因斯坦有过交往,“我认识爱因斯坦是何廉先生介绍的。他在普林斯顿大学做客座教授,和爱因斯坦是同事。有一天,何廉对我说‘爱因斯坦空闲得不得了,想找人跟他聊天,你愿意去吗’?我说‘当然愿意。’于是,我就去和爱因斯坦聊过两次。”
        他们在一起不聊专业,主要聊报纸上登载的世界各地的问题。“印象中,爱因斯坦非常友好。我们聊天时,真像聊家常。他穿得还不如我讲究,没有一点架子,给我的印象好极了。”周有光说爱因斯坦有句话对他很有启发,他说“人的差异在业余”,“据计算,一个人到60岁,除吃饭睡觉,实际工作时间不是很多,而业余时间倒是更长。通过业余学习,你可以成为某方面的专门人才。”


        周有光也曾拜访过徐志摩的家,印象深刻,“他住在一个很普通的三层楼房里。第一层布置英国式,第二层布置中国式,第三层布置日本式。一层楼一个样子。”而另一位文豪老舍,跟周有光的关系很好,在美国时每个周末老舍都到周有光家吃饭,老舍爱讲笑话,“他喜欢讲乌龟的故事。有朋友对他说,你老是讲乌龟,今天就不要讲了吧,你唱一个戏吧。老舍就唱戏,结果还是唱《钓金龟》。”


        周有光娶的是“张家四姐妹”中的老二张允和,他们结婚刚3个月,沈从文与三妹张兆和也结婚了。周有光回忆,沈从文是张兆和的老师,写信追求张兆和。张兆和就拿着信向校长胡适告状:“你看他还是我的老师呢,写这样的信!”没想到胡适说:“沈从文没有结婚,他追求你很自然的。”胡适另外还讲了一句:“我跟你爸爸是朋友,要不要我跟你爸爸去讲。”张兆和气得不得了,站起来转身就走。周有光说:“沈从文本事大,你不理我信却照样写,你看也好不看也好,一封一封地写。后来,他们到了山东大学才慢慢好起来。我说沈从文脸皮老厚的。哈哈。”


        两“老”无猜:夫妇有爱还要有敬


        在书中,周有光也回忆了和妻子张允和的相处之道。“我和允和结婚70年,婚前做朋友8年,一共78年。老了在9平方米的小书房里,一张桌子,两把椅子,两个人红茶咖啡,举案齐眉,大家都说我们是‘两老无猜’。”


        张允和享年93岁,在2002年8月14日忽然去世,“她的骨灰埋在北京门头沟观涧台的一棵花树根下,‘化作春泥更护花’。张允和的去世,对我是晴天霹雳。我们结婚70年,从没想过会有一天二人之中少了一人。突如其来的打击,使我一时透不过气来。”但周有光后来想到有位哲学家说过:“人如果都不死,人类就不会进化。”“残酷的进化论!所以,我接受了这一切,不管有多残酷。很多事就是这样,你往伤心处想,越想越伤心,但是换一个想法,生老病死是人生必然。对人生,对世界,既要从光明处看到黑暗,也要从黑暗处看到光明。”


        周有光说两人共同生活70年,家庭生活非常愉快,张允和是乐观而独立的女性,“结婚前,我写信告诉她,说我很穷,恐怕不能给她幸福。她说幸福要自己求得,女人要独立,女人不依靠男人。”两人婚后有一个原则:夫妇不仅要有“爱”,还要有“敬”。周有光认为:“相互尊重就不会吵架了,现在许多青年一吵架就离婚,其实离了婚,精神生活并不愉快。他们之间只有爱,没有敬。不尊重对方,所以离婚了。”


        晚年世界:半张桌子半间屋子


        周有光85岁才离开办公室,“我在100岁以后,耳朵听不见了。记忆力会突然断掉。就像电流一样忽然会断掉。”如今的周有光也不能四处活动,就在家里面。“我的世界小得不得了:半张小桌子,半间小屋子,这是我的世界。我的作息饮食跟普通人一样。7点左右起床,下午要睡觉。晚上10点睡觉。牙不太好,吃一些软的东西。每天都吃水果。”


        他调侃:“我的人生没有什么传奇,就是多活几年。我经常说:大概是上帝太忙了,把我忘掉了。”他的生活也没有安排,经常笑称自己是“无业游民”,“我的朋友知道我没有事情干,常常买了书送我。我什么书都看,人家送来什么书,我就看什么。”


        周有光买了部手机,现在耳朵不灵了,眼睛也不灵了,用手机也不方便了。他跟外面联络还是用电脑,“我是最早用电脑写文章的,那时候我写了一篇文章,叫《大家用电脑》。我一早就提倡用电脑来处理汉字,当时有的人不赞成,后来大家都用电脑了,也用不着我提倡了。”周有光说:“天下的事情,有好处,就有坏处。电脑当然是好东西了,可是好东西都是有坏处的,坏处就是小孩子现在不会写字了。外国也有这个问题,外国人原来也讲究字要写得漂亮嘛,现在你看奥巴马,都是随便写的,这就是电脑的坏处。”


        作为一名长寿老人,其实周有光年轻的时候,身体并不好,得过肺结核,也患过忧郁症。“结婚的时候,算命先生说,我活不过35岁。我不信,结果早就活过两个35了。可见生死不要太在意,每一天好好活着就好。”(责任编辑:周佳勋)
   

分享到:
首页  |  关于我们  |  投稿声明  |  版权经纪  |  联系我们
地址:南京市中央路165号凤凰广场C座   邮编: 210009   电话:025-83280229   E-mail:fenghuangwenyi@163.com
ICP备案号:苏ICP备0811104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