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文艺书城 > 非虚构类>《从容穿过喧嚣》
《从容穿过喧嚣》


  • 作 者:池莉
    出版社: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
    出版年:2021年4月
    页 数:
    定 价:49.80
    装 帧:平装,双封面
    I S B N: 978-7-5594-5651-9
分享到:

 如何在宏大叙事的世界里珍视自我,如何在喧哗尘嚣里找到内心的幸福与勇气?

池莉全新散文自选集《从容穿过喧嚣》——

围绕烟火人间、自我价值、幸福力、时间、婚姻等诸多人生关键词,回应我们当下的生活与精神状况。

池莉的文字赤诚而温暖,睿智而富哲思。如同侃侃而谈的益友,引领我们探寻生活百味,重新认识自我。她书写对日常生活的珍视与热爱,记录对世间万物的尊重和思索,更探讨当下个体价值的所在。

她的文字给予我们重启美好生活的勇气,及生生不息的力量。

 

琐细到不能够再琐细,宏大到不能再宏大;要不畏艰难地,决定一些勇敢的决定,或许就能够,把一桩并不幸福的事物变得幸福。

——《幸福其实是一种能力》

 

假如你没有吃过菜薹,无论你是谁,无论享有多么世界性的美食家称号,无论多少网友粉丝拥戴你为超级吃货,我都有一个好心的建议,先,赶紧,设法,吃吃菜薹。

——《假如你没有吃过菜薹》

 

我开始珍视残缺。珍视舍弃。珍视批评。珍视本该得到却被失去的东西。珍视自己做的错事或是蠢事。

——《另一种珍视》

 

疾病当头,无论病人还是照顾病人的健康人,我们都要尽力争取能吃能睡达观硬朗,说到底,这才是真正爱。真正爱就是这么普通平常与苦涩,也就是这么超高难度,需要刻意修炼才能抵达。

——《新年预感:先照顾好自己,亲》

 

就连世上最古老的建筑——金字塔,都无法与一朵蒲公英的生命力相提并论。

——《千草千慈悲》

 

年轻时我曾有梦,其中最执着的一个梦就是:我要有一间自己的书房!

——《夜雨埋愁别书房》

假如你没有吃过菜薹

假如你没有吃过菜薹,无论你是谁,无论享有多么世界性的美食家称号,无论多少网友粉丝拥戴你为超级吃货,我都有一个好心的建议,先,赶紧,设法,吃吃菜薹。

武汉有一种蔬菜,名叫菜薹。如果需要摆明菜薹的正宗血统,就叫洪山菜薹。洪山是武汉市的一个区,在长江以南。武汉人一般懒得把行政区划说那么清楚,凡长江以南,就说是武昌。凡长江以北,就说是汉口。不看南北,只看两江兼得,那就是汉阳了。

武汉三镇,都有菜薹,同一个城,价格却完全不同。汉口人家卖菜薹,只要说是武昌过来的就行了,价格就可以很坦然地高于汉口、汉阳。过生活的人家,都不会买错。菜薹的品相绝对不一样: 肤色深紫且油亮的,薹芯致密且碧绿的,个头健壮且脆嫩的,香味浓郁且持久的,自然就是武昌过来的。

武昌土壤呈弱酸性,是黑色沙瓤土。汉口土壤呈弱碱性,多黄色黏性土。汉阳土壤就更复杂,地下有矿藏,什么石灰岩、铁矿石之类等等。最适合菜薹生长的,就是武昌了。虽说作为蔬菜,自然具有相对的普适性,武汉三镇、大江南北,延及整个江汉平原,也都有苗不愁长,也都还是挺好吃,也都深受广大人民喜爱。有趣就有趣在:所有菜薹中,就数武昌洪山菜薹最佳。别处菜薹拿来,万万不可相提并论,相形便见绌,入口便知晓。洪山菜薹就像一武林高手,身手一亮,立见分晓,你只需定睛看它一眼,就可见在芸芸菜薹中,它是如此出类拔萃,卓尔不凡,鹤立鸡群。而且洪山菜薹也就像所有大人物大明星一样,一旦身居某阶层顶端,就会有种种神奇传说围绕你。

洪山菜薹的传说太多了。除了当代商业编造了许多矫揉造作、文理不通的广告性质的故事之外,民间大众口口相传最为久远的版本,恐怕还就是所谓“钟声塔影”。说的是洪山宝通寺塔影之中的那块土地,与延及本寺庙钟声可闻的那片土地,出产的菜薹才是最最好吃的菜薹。这个传说之所以流传千百年,我想还是有一定的合理性。只因菜薹是顶爱干净的蔬菜,寺庙乃俗世最洁净的净土,菜薹在寺庙环境的庇护下,远离尘嚣与践踏,自然生得最好了。

说菜薹是顶爱干净的蔬菜,还是谦虚的夸奖,菜薹简直是洁身自好到了毅然决然的与众不同,也是孤标傲世到了与其他蔬菜的绝不苟同。一般蔬菜,都会选择气候温暖的季节,菜薹偏偏选择最寒冷季节。看似千娇百媚的蔬菜,倒生就一副傲雪凌霜的风骨。它也偏偏不是叶子作为菜蔬,它的菜蔬是那段质感最佳、营养含量最高的茎。这样作为蔬菜,菜薹就有效避免了叶类蔬菜的单薄、粗纤维太多、草酸含量偏高的缺陷。菜薹却也并不因此走茎块路线,把自己埋在地底下、泥土里,而是酷爱阳光、寒风和雪霜。寒露时节是万物凋零萎谢之始,却是菜薹拔节生长之时。

不要搞错,菜薹还不是菜苔。那些油菜青菜一类蔬菜,抽苔主要是为结籽留种,菜薹主要是为食用。如果冬至有幸落一场大雪,你就会看到那脸盆一般大的一兜兜菜薹,菜心的胸怀无比宽阔,怀抱大捧唰唰冒头的菜薹。翌日雪霁,那些昨夜冒头的菜薹已经一根根茁壮挺立,茎粗壮,色嫩紫,冠顶是鹅黄色簇状小花,五六根就是一盘菜肴。而且,这不,今天刚采摘过的,明天又会蓬勃冒出新的一茬,越是雪大,越是喜人,越是独孤,越是丰沛。

菜薹又是典型的时鲜,随采随吃最妙。它冷藏花容失色,冰冻即坏,隔天就老,它是如此敏感与高冷,如此宁为玉碎不为瓦全。但菜薹也不是一味要自己的标新立异,客观上倒是很为他人: 人类的寒冬季节,蔬菜原本稀少,人生苦短,所以须及时吃喝,也算是蔬菜里头的一首无字诗《金缕衣》了,提醒的也还是“劝君莫惜金缕衣,劝君惜取少年时。花开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

这就是菜薹,你不踏雪采摘,你不亲手料理,你不尽快品尝,你就得不到真经。唯有你不辜负它,它才不辜负你。虽说菜薹老了也能吃,味道却是天壤之别。当然菜薹自然也有平易近人、通俗易懂之处,尽管它冰清玉洁、纤尘不染,料理起来却十分方便,只需要掐成几段,清水过过就好。且它还有一点可爱的小撒娇:菜薹伤刀,亲人。说的是它不喜金属切菜,喜人手料理。然后放进锅里,翻炒几下,顿时就香气四溢。荤素凉拌,般般相宜。菜薹炒腊肉这道菜肴之所以经典,那是因为有了菜薹腊肉更香,而不像许多蔬菜,靠肉长香。别忘了菜薹的菜汁,得浇在刚出笼的滚热白米饭上,那龙胆紫的颜色,紫水晶的光泽,美味指数无法衡量,只好用最时髦的养生热词: 满满都是花青素啊!

满世界都以为武汉人好辣,其实那要看吃什么东西。对于新鲜蔬菜,武汉人的最高评价只有一个标准,唯一的一个标准,三个字——甜津了。菜薹当真就是甜津了。熟吃生吃都是甜津津的。

似这般好蔬菜,现在却是世人难见真佛面了。餐馆饭店全都是物流配送大棚菜了。大棚菜基本都是娃娃菜一类。现在是商人不解煮,富人不解吃,年轻人只喜吃概念。更有懒人宅人,冰天雪地足不出户沉溺手机刷屏叫叫外卖就好。至于外卖快餐是怎样制作出来的,就不去想了。相信谁拍拍脑袋都会明白,什么叫作以最低成本博最高利润,遗憾的是,当今能够拍拍脑袋再开口的人,已所剩无几。

谢天谢地,我是至今都不肯放弃这一种美好传统、这一口饮食福气的。冬季到了,是菜薹季节了,再忙再冷再不方便,我也不管,只管要千方百计挤时间,跑菜场,精心选择采买。回到家里,即刻动手,择菜炒菜,很快,一盘油光水滑的鲜嫩菜薹就上桌了,仅仅只是看一眼,就耳目一新,胃口大开。

半辈子,无数次,面对菜薹,我就变成了一个神秘主义者。每当吃到菜薹中的绝佳极品,我都会心生敬畏,总觉得这种蔬菜是一个不可言喻的神迹。菜薹会令我情有独钟、不离不弃到即便它们老了也要养着,花瓶伺候,权当插花,它会再为我盛开半个月,左看右看都别致。也不知道为什么,看花时,一回回,某些潜伏在记忆中的诗句,会三三两两浮现出来,在菜薹细碎的花瓣中光影跃动:

那些知道

这里发生过什么事情的人

必将让位给那些

所知甚少的人。

所知更少的人。

最后几乎一无所知的人。

在那淹没了

前因后果的草丛里

必会有人仰卧

嘴里含一片草叶

凝望云朵。

 

唉,平常日子里头生发出这样一些生动时刻,竟会是由于一种蔬菜,怎么能够不叫我心中暗叹:菜薹哦菜薹,真的是我对武汉这个城市最深最深的一份眷恋。

   池莉 作家,湖北人,现居武汉。

  现任武汉市文联主席、中国作家协会主席团委员。
  于上世纪80年代初开始发表文学作品,其创作的小说《烦恼人生》《不谈爱情》《太阳出世》(“人生三部曲”),是中国新时期“新写实小说”文学流派发轫之作。
  历年来获得全国优秀中篇小说奖、鲁迅文学奖及各类文学奖项八十余种。《来来往往》《小姐你早》《你以为你是谁》《生活秀》《云破处》等多部小说被改编为电影、电视剧、话剧、京剧、楚剧及法国话剧。作品被翻译为法语、英语、西班牙语、日语、德语、韩语、泰语、越南语等多个语种,不断在海外出版。
  主要作品见《池莉经典文集》,另有散文集《熬至滴水成珠》《来吧孩子》《立》《石头书》《与女儿一起成长》,诗集《池莉诗集·69》。近作长篇小说《大树小虫》描绘了三代人的百年命运,引发各界关注。

 

辑一·就这样爱上生活

 

假如你没有吃过菜薹

就这样爱上热干面

凛冬将至,要不要喝碗排骨藕汤

沪上有奇味

小菜的小 虽小却好

红艳艳辣椒挂起来

荤菜素做 素菜荤做

 

辑二·真正爱就是这么普通平常与苦涩

 

新年预感:先照顾好自己,亲

隔离时期的爱与情

对不起,添麻烦了!

28天隔离了,这个时刻!

五十分之一:典型的一天

致地球 我想念你

第二张脸

 

辑三·幸福其实是一种能力

 

幸福其实是一种能力

慢慢来比较快

少想多活

夜雨埋愁别书房

最必要的一趟旅行

往日的好时光

 

辑四·千万不要辜负我们这个时代的草

 

汉口的天生丽质

到武汉来 做徒步家

千万不要辜负我们这个时代的草

最怜秋叶难留

方便改变世界

大意失荆州 糊涂毁沔阳

后悔药 当然有

广场恨

 

辑五·我选择信仰向日葵

 

撞上无知的天花板

另一种珍视

不可名状的幸福

我的叛逆来得有点晚

我的写诗简史

内心深处与多重视角

爱是终身的事

总是在不可触及处闪光

醉眼看花冷眼看楼

又见《简·爱》

比如水仙花

千草千慈悲

 

辑六·我们是否应该结婚

 

所谓佳人 咬牙炼成

婚姻课

配偶

学习结婚

我的婚礼

母爱致命伤

亲爱的十月 祝你生日快乐

世上所有仙女,当会睡

 

辑七·满头青丝,闲庭信步

 

让我们来数数变老的好处

年龄的哥德巴赫猜想

人为什么想出名?

BS鸡汤

作家最扯淡的一句话

我的人生还是不及格,天啦

遭遇北京蚊子 流在北京的血

生命实苦,我拿文字变一变

 

辑八·生命是用来挥霍的

 

成为皮肤党

时尚那一点小灵魂

现在流行简单粗暴

远方没你会更好

成为富人

半个奇遇

夜色多么好与广场舞

垃圾只是放错了地方的金钱吗?

首页  |  关于我们  |  投稿声明  |  版权经纪  |  联系我们
地址:南京市中央路165号凤凰广场C座   邮编:210009   电话:025-83300079   E-mail:fenghuangwenyi@163.com
ICP备案号:苏ICP备0811104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