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文艺书城 > 非虚构类>《湘西》
《湘西》


  • 作 者:沈从文
    出版社: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
    出版年:2020年6月
    页 数:189页
    定 价:39.80
    装 帧:平装-胶订
    I S B N: 978-7-5594-4370-0
分享到:

       沈从文从湘西创作,湘西世界一直是沈从文心中的“天堂”,生于斯长于斯,从15岁参军起到20岁,沈从文长期流徙于湘、川、黔边境与沅水流域一带,对湘西及原始野性的自然生活有深刻的洞察和热爱。墨笔之下,尽是湘西古风,遗韵悠长。字里行间弥漫着历史沉淀下的古朴气息,单纯而又厚实,朴讷而又传神。
       本书是作者重返湘西后的对于故乡的书写,完整收录了“沅水流域识小录”《湘西》,其中的篇目,既能各自独立成篇,又从总体上具有内在的整体性。文笔自然淳朴,展现了明朗朴野的湘西风光 ,同时也充满了作者对人生的隐忧和对生命的哲学思考。

沈从文(19021988

原名沈岳焕,湖南凤凰人,现代著名作家,历史文物研究学者,中国20世纪文学巨人,被誉为“中国乡土文学之父”,曾两度被提名为诺贝尔文学奖候选人。

十四岁投身行伍,流徙于湘、川、黔交界地区与沅水流域一带。1924年开始文学创作。主要作品有小说集《石子船》《龙珠》《虎雏》《阿黑小史》《边城》《八骏图》《月下小景》《长河》,散文集《从文自传》《记丁玲》《湘行散记》《湘西》,文论《废邮存底》及续集、《烛虚》《云南看云集》,等等。

1931年至1933年在青岛大学任教,抗战爆发后前往西南联大任教,1946年回到北京大学任教。1949年后在中国历史博物馆和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工作,长期从事文物研究,著有《中国古代服饰研究》等学术专著。

1988510日病逝于北京,享年八十六岁。

 目录

001湘西

003题记

008引子

013常德的船

023沅陵的人

035白河流域几个码头

042泸溪·浦市·箱子岩

051辰溪的煤

056沅水上游几个县分

066凤凰

082苗民问题

085附录

087市集

091

095小船上的信098水手们——三三专利读物

102河街想象

104忆麻阳船

106鸭窠围清晨

110滩上挣扎

116横石和九溪

122历史是一条河

125泸溪黄昏

127过新田湾

131一个传奇的本事

150芷江县的熊公馆

160新湘行记——张八寨二十分钟

168凤凰观景山

172我的写作与水的关系

176《湖南的西北角》序言

181《湘西散记》序

题记

我这本小书只能说是湘西沅水流域的杂记,书名用“沅水流域识小录”,似乎还切题一点。因为湘西包括的范围甚宽,接近鄂西的桑植、大庸、慈利、临澧各县应当在内,接近湘南的武冈、安化、绥宁、通道各县也可以在内。不过一般记载说起湘西时,常常不免以沅水流域各县作主体,就是如地图所指,西南公路沿沅水由常德到晃县一段路,本文在香港《大公报》发表时,即沿用这个名称,因此现在并未更改。

这是古代荆蛮由云梦洞庭湖泽地带被汉人逼迫退守的一隅。地有五溪五溪:指沅水上游及其支流——酉水、巫水、武水、辰水、沅水流域。五溪的具体所指,也有不尽相同的说法。,“五溪蛮”的名称即由此而来,传称马援征蛮,困死于壶头山。壶头山在沅水中部,因此沅水流域每一县城都有一伏波宫。春秋时被放逐的楚国诗人屈原,驾舟溯流而上,许多地方还约略可以推测得出。便是这个伟大诗人用作题材的山精洞灵,篇章中常借喻的臭草香花,也俨然随处可以发现。尤其是与《楚辞》不可分的酬神宗教仪式,据个人私意,如用凤凰县大傩酬神仪式作根据,加以研究比较,必尚有好些事可以由今会古。土司制度为中国边远各省统治制度之一种,五代时马希范与土司夷长立约的铜柱,现今还矗于酉水中部河岸边,地临近青鱼潭,属永顺县管辖。酉水流域几个县分,至今就还遗留下一些过去土司统治方式,可作专家参考。屯田练勇为清代两百年来治苗方策,且是产业共有共享一种雏形试验,民国以来,苗民常有问题,问题便与屯田制度的变革有关,与练勇事似二而一。所以一个行政长官,一个史学者,一个社会问题专家,对这地方的过去,当前,未来如有些关系,或不缺少兴味,更不能不对这地方多有些了解。

又如战争一起,我们南北较好的海口和几条重要铁路线,都陆续失去了,谈建国复兴,必然要从地面的经营和地下的发掘作起。湘西人常自以为极贫穷,不时且不免因此发生“自卑自弃”感觉,俨若凡事为天所限制,无可奈何。事实上,湘西的桐油、茶叶,都有很好的出产。地下的煤铁,虽不如外人所传说富厚,至于特殊金属,如锑、砒、银、钨、锰、汞、金,地下蕴藏都相当多。尤其是经最近调查,几个金矿的发现,藏金量之丰富,与矿床之佳好,为许多专家所想象不到。湘西虽号称偏僻,在千年前的《桃花源记》被形容为与世隔绝的区域,可是到如今,它的地位也完全不同了。西南公路由此通过,贯串了四川,贵州,云南,广西的交通。并且战争已经到了长江中部,有逐渐向内地转移可能。湘西的咽喉为常德,地当洞庭湖口,形势重要,在沿湖各县数第一。敌如有心冒险西犯,这咽喉之地势所必争,将来或许会以常德为据点,作攻川攻黔准备。我军战略若系将主力离开铁路线,诱敌入山地,则湘西沅水流域必成为一个大战场,——一个战场,换一句话,也就是一片瓦砾场!“未来”湘西的重要,显而易见。然而这种“未来”是与“过去”“当前”不可分的。对于这个地方的“过去”和“当前”,我们是不是还应当多知道一点点?还值得多知道一点点?据个人意见,对于湘西各方面的知识实在都十分需要,任何部门的专家,或是一个较细心谨慎的新闻记者,用“湘西”作题材,写成他的著作,不问这作品性质是特殊的或一般的,我相信,都重要而有价值。因为一种比较客观的记载,纵简略而多缺点,依然无害于事,它多多少少可以帮助他人对于湘西的认识。至于我这册小书,在本书第一章上即说得明明白白:只能说是一点“土仪”,一个湘西人对于来到湘西或关心湘西的朋友们所作的一种芹献。我的目的只在减少旅行者不必有的忧虑,补充他一些不可免的好奇心,以及给他一点来到湘西为安全和快乐应当需要的常识,并希望这本小书的读者,在掩卷时,能对这边鄙之地给予少许值得给予的同情,就算是达到写作目的了。若这本小书还可对这些专家或其他同乡前辈成为一种“抛砖引玉”的工作,那更是我意外的荣幸。

我生长于凤凰县,十四岁后在沅水流域上下千里各个地方大约住过七年,我的青年人生教育恰如在这条水上毕的业。我对于湘西的认识,自然较偏于人事方面。活在这片土地上的老幼贵贱,生死哀乐种种状况,我因性之所近,注意较多。去乡约十五年,去年回到沅陵看看,新陈代谢,人事今昔情形不同已很多。然而另外又似乎有些情形还是一成不变。我心想:这些人被历史习惯所范围,所形成的一切若写它出来,当不是一种徒劳!因为在湘西我大约见过两百左右年青同乡,谈起国家大事、文坛掌故、海上繁华时,他们竟像比我还知道的很多。至于谈起桑梓情形,却茫然发呆。人人都知道说地方人不长进,老年多顽固堕落,青年多虚浮繁华,地方政治不良,苛捐杂税太多。可是都人云亦云,不知所谓。大家对于地方坏处缺少真正认识,对于地方好处更不会有何热烈爱好。即从青年知识分子一方面观察,不特知识理性难抬头,情感勇气也日见薄弱。所以当我拿笔写到这个地方种种时,本人的心情实在很激动,很痛苦。觉得故乡山川风物如此美好,一般人民如此勤俭耐劳,并富于热忱与艺术爱美心,地下所蕴聚又如此丰富,实寄无限希望于未来。因此这本书的最好读者,也许应当是生于斯,长于斯,将来与这个地方荣枯永远不可分的同乡。

湘西到今日,生产,建设,教育,文化,在比较之下,事事都显得落后,一般议论常认为是“地瘠民贫”,这实在是一句错误的老话。老一辈可以藉着解嘲,年轻人决不宜用此卸责。二十岁以下的年轻人必需认识清楚:这是湘西人负气与自弃的结果!负气与自弃本来是两件事,前者出于山民的强悍本性,后者出于缺少知识养成的习惯;两种弱点合而为一,于是产生一种极顽固的拒他性,不仅仅对一切进步的理想加以拒绝,便是一切进步的事实,也不大放在眼里。譬如就湘西地方商业而论,规模较大的出口货如桐油、木材、烟草、茶叶,进口货如棉纱、煤油、烟卷、食盐、五金,就无不操纵在江西帮,汉口帮商人手里,湘西人是从不过问的。湘西人向外谋出路时,人自为战,与社会环境奋斗的精神,很得到国人尊敬,至于集团的表现,遵循社会组织,从事各种近代化企业竞争,就不大如人。因此在政治上虽产生过熊希龄、宋教仁,多独张一帜,各不相附。军人中出过傅良佐、田应诏、蔡钜猷,对于湖南却无所建树。读书人中近二十年来更出了不少国内知名专门学者,然而沅水流域二十县,到如今却并一个像样的中学还没有!各县虽多财主富翁,这些人的财富,除被动的派捐绑票,自动的嫖赌逍遥,竟似乎别无更有意义的用途。这种长于此而拙于彼,也精明能干,也胡涂到家的情形,无一不是负气与自弃结果。负气与自弃影响到政治方面,则容易有“马上得天下,马上治之”观念,少弹性,少膨胀性,少黏附团结性,少随时代应有的变通性。影响到普遍社会方面,则一切容易趋于保守,对任何改革都无热情,难兴奋,凡事惟以拖拖混混为原则,以不相信不合作保持负气,表现自弃。这自然不成的!负气与自弃使湘西地方被称为苗蛮匪区,湘西人被称为苗蛮土匪,这是湘西人的羞辱,每个人都有滁除这羞辱的义务!天时地利待湘西人并不薄,湘西人所宜努力的,是肯虚心认识人事上的弱点,并有勇气改善这些弱点。第一是自尊心的培养,特别值得注意。因即以游侠者精神而论,若缺少自尊心,便不会成为一个大脚色。何况年青人将来对地方对历史的责任,远比个人得失荣辱为重要。

日月交替,因之产生历史。民族兴衰,事在人为。屈宋文章,曾左勋业,遗芳余烈,去今犹未甚远。我这本小书所写到的各方面现象,和各种问题,虽极琐细平凡,在一个有心人看来,说不定还有一点意义,值得深思!

 

(原载19391月昆明《今日评论》第1卷第2期)

首页  |  关于我们  |  投稿声明  |  版权经纪  |  联系我们
地址:南京市中央路165号凤凰广场C座   邮编:210009   电话:025-83280229   E-mail:fenghuangwenyi@163.com
ICP备案号:苏ICP备08111047号-1